跳到主要內容 :::
:::

學術名詞 音樂名詞

語藝
rhetoric
張璿2022-04-19 23:15
「語藝」指演奏者所呈現的音樂語法與句法,如演說般的具有說服力與清楚地溝通性與傳播予聽眾。在文藝復興與巴洛克時期,音樂與語藝的關係(rhetoric and music),如演說般,具有傳達、溝通、與說服的功能。 「語藝」雖然為台灣近年傳播學界的說法,其原文為 rhetoric,即傳統中所謂 的「修辭」。由於「語藝」與「修辭」兩者在音樂上的概念不同,本人建議,將音樂中使用rhetoric的方法釐清。Rhetoric對於作曲家,指的是音樂「修辭」,為作曲層面的手法(意圖);而 Rhetoric對於演奏者,指的是演奏(詮釋)層面,指演奏者表現的音樂語法與句法「語藝」。 舉例來說,莫扎爾特(A.Mozart)在鋼琴奏鳴曲中,在許多的兩顆鄰近音使用圓滑線(two-note slur),這是莫扎爾特在作曲上的修辭,呈現樂段輕快如嘉朗舞曲風格般(galant)。然而,在現代鋼琴上,由於鋼琴的泛音長度比莫扎爾特所使用的古鋼琴長,音量也較大等原因,許多的演奏者選擇忽略莫扎爾特關於演奏法(articulation)的標示,選擇以長度超過四小節的圓滑線來詮釋,這就是演奏者選擇所表現音樂語法與句法「語藝」。音樂表現並非僅作為唱,而是唱中有說,說中有唱的概念。因此,演奏者也有「語藝」表現。 關於演說與話語藝術的文獻中。關於演奏者如何運用rhetoric作為演奏音樂的「語藝」表現的探討,參見:Tarling, Judy. The weapons of rhetoric: a guide for musicians and audiences. United Kingdom: Corda Music, 2004. 關於rhetoric作為「修辭」一詞在音樂上的用法,參見:Jones, Timothy Rhys. "rhetoric." In The Oxford Companion to Music. :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https://www-oxfordreference-com.proxyiub.uits.iu.edu/view/10.1093/acref/9780199579037.001.0001/acref-9780199579037-e-5633. 此為The Oxford Companion to Music引文的中文翻譯: 最初,“修辭”一詞指的是與公開演講的技能,現在已成為口語的藝術。長期以來,人們一直在音樂和口語藝術之間進行類比。有說服力的演講和雄辯的音樂表演之間的相似之處是顯而易見的,但音樂與修辭的確切關係往往不清楚。在其歷史的大部分時間裡,西方音樂一直以聲樂為主,音樂家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設定文本的修辭原則的影響。可以說,獨立的器樂在現代早期也有修辭基礎,並且直到 19 世紀初,修辭的思想模式在一定程度上塑造了器樂。 修辭的音樂概念最終源於古代世界,尤其是在亞里士多德、西塞羅和昆蒂利安的著作中傳播。古典修辭的五個組成部分——inventio(尋找論點)、dispositio(排列論點)、elocutio(風格)、memoria 和 pronunciatio(傳遞),移動(movere)、instruct(docere)和取悅(delectere)——有時被中世紀的音樂理論家引用。但是到了 15 世紀末,古典修辭文本的新白話翻譯對音樂家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Josquin 和他的同時代人是最早以公開修辭方式設置文本的作曲家之一,他們使用文字生成的音樂形狀,構建他們的音樂以匹配語法的節奏,並仔細安排文本的多樣性。最重要的是,喬斯昆那一代的作曲家有很強的尊重文本意識,他們的音樂風格與文本的內容相匹配。 正是在巴洛克時期,修辭對音樂思想和實踐產生了最普遍和最深刻的影響:確實,慷慨激昂的演說可以被認為是那個時期的音樂理想。許多巴洛克音樂理論從修辭中汲取了演說作為框架,特別是在形式和風格的討論中。 Mattheson 在 Der vollkommene Capellmeister (1739) 中闡述了基於修辭的完整構圖方法,許多作家將形式作為一種處置來討論。早在 16 世紀,理論家就將音樂人物比喻為隱喻(參見人物、學說)。在接下來的一個世紀裡,圖形成為音樂話語的核心,儘管沒有系統的圖形理論,但許多作家提出了它們的定義。除了列出熟悉的hypotyposis(所謂的madrigalisms)和反映語言句法的圖形(例如疑問句、問題的升調和感嘆號的升躍)之外,理論家們還討論了與重複等技術問題相關的圖形,模仿,不和諧的處理,以及沉默的使用。巴洛克音樂中井然有序的佈置和精心挑選的形象的最終目標是使聽眾進入理想化的情感狀態,並且音樂的所有元素都被用於為情感。 在 18 世紀後期不斷變化的審美氛圍中,音樂作家開始鄙視作曲的修辭基礎,轉而關注作曲家思想的個性。儘管如此,音樂和言語行為之間的類比仍在繼續:交響樂被比作有力的演說(蘇爾澤),協奏曲被比作“古人的悲劇”(科赫),對話的理想經常被援引來與弦樂四重奏。在古典時期,修辭也被認為與良好的表現有關。作家們將表演比作“用語調說話”,並建議表演者應該效仿成功的演講者。但隨著 19 世紀早期演奏家的興起以及音樂批評和理論中有機隱喻的發展,修辭類比在音樂話語中變得微不足道。

Reply

Be the first reply
PleaseLogin or Sign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