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RCode

王艮

程運
2000年12月
教育大辭書

名詞解釋:

  王艮(1483~1540)字汝止,號心齋,泰州安豐場(今江蘇東台)人,生於明憲宗成化十九年,卒於世宗嘉靖十九年,享年五十八歲。艮七歲時受書鄉墊,貧不能竟學,從父營商於山東,常在衣袖中藏有〔孝經〕、〔論語〕〔大學〕等書,達人質難;雖不能專功於學,然默默參究,以經證悟,以悟釋經,歷有年所,學問大有長進,人莫能窺其涯際。   時陽明巡撫江西,講良知之學,黃文剛(吉安人而寓泰州)聞民之論,詫曰:「此絕類王巡撫之談學也。」艮即日啟行,以古服相見,至中門舉笏而立,陽明出迎於門外,始入,艮據上座,辯難久之,稍心折,移其座於側,論畢,乃歎口:「簡易直截,民不及也。」下拜自稱弟子,退而繹所聞,間有不合,悔曰:「吾輕易矣。」明日入見,且告之悔,陽明以其不輕信從,反加贊許,艮復上座,辯難久之,始大服,遂為弟子如初。   陽明歸越,民從之,來學者多從其指授,已而歎曰:「千載絕學,天啟吾師,可使天下有不及聞者乎!」陽明以民意氣太高,行事太奇,皆痛加裁抑,及門三日不得見;及陽明送客出門,長跪道旁曰:「艮知過矣。」陽明不顧而入,艮隨至庭下,厲聲曰:「仲尼不為己甚。」陽明方揖之起。   陽明卒,艮迎哭於道,至桐廬,經紀其家而後返。   艮回家後,即開門授徒,遠近皆至;同門會講者必請其為主席。艮之學,以悟性為宗,以反己為要,以孝弟為實,以樂學為門,以孔氏為家法,以明學啟後為己任。黎洲在〔明儒學案〕中指陳:「陽明以下,以辯才推龍谿,然有信有不信;唯心齋於眉睫之間省覺人最多。」艮熱心經世,與龍谿同。王學的狂者精神,則心齋表現得最顯著,其領導下的泰州學派,把這精神作充分發揮,故後人稱泰州學派為王學的左派。   心齋之學首倡樂學主義,所作〔樂學歌〕,為後世所傳誦,其辭云:「人心來自樂,自將私欲縛,私欲一萌時,還知退自覺。一覺便消除,人心依歸樂。樂是樂此學,學是學此樂。不樂不是學,不學不是樂。樂便然後學,學便然後樂。樂是學,學是樂。嗚呼!天下之樂,何如此學,天下之學,何如此樂。」   在此之前,周濂溪曾教二程尋孔、顏樂處,陽明也說過「樂是心的本體」,而特別提出「樂學」二字作宗旨,則是心齋發明。照心齋的意思,樂即生機暢遂,一片天機,灑落自在。這種自得之樂,是超乎富貴利達,通乎貧賤患難之樂,是人心本體之真樂,心齋要將樂和學融成一體,而且這種樂是當下現成,不必安排。   心齋另外又倡「淮南格物說」,認為:「格物,即物有本末之物;身與天下國家一物也,格知身之為本,而家國天下之為末。行有不得者,皆反求諸己,反已是格物的工夫。故欲齊、治、平,在於安身。〔易〕曰:『身安天下國家可保也。』身未安,本不立也。如安身者,則必變身敬身,變身敬身者,乃不敢不愛人不敬人,能愛人敬人則人必愛我敬我而我身安矣。一家愛我敬我別家齊,一國愛我敬我則國治,天下愛我敬我則天下平。故人不愛我,非特人之不仁,己之不仁可知矣。人不敬我,非特人之不敬,己之不敬可知矣。此所謂淮南格物說。」因心齋曾開講淮南,淮南即指心齋,淮南格物說即指心齋論格物的見解。〔明儒學案.泰州學案〕載,劉宗周曾說:「後儒格物之說,當以淮南為正。」   心齋認人必修身立本以為天下法,安身即所以安天下國家,身不能保,又何以保天下國家。他這種反己、守身、自尊、自信、赤身承當、以天下為己任的精神,是很崇高的。

王艮

進行詞彙精確檢索結果
出處/學術領域 英文詞彙 中文詞彙
王艮 進行詞彙精確檢索結果
出處/學術領域 中文詞彙 英文詞彙

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