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RCode

教師做為轉化型知識份子

teachers as intellectuals

蘇永明
2012年10月
教育大辭書

名詞解釋:

  批判導向的教育學認為教育的成敗在於整個社會的背景因素,對於學生學習
失敗的解釋,有一派是以技術層面來解釋,即認為老師不會教、學校設備不好、課程設計不好等。可是,批判教育學指出當學習失敗的學生主要是來自社會的下階層時,那就是由於社會的不公平使得這些下階層子女在「認同」上遭受挫折,無法自我肯定,以致於產生各種反社會行為。根本之道即在於消除社會的不公平,使社會多元化,每個人的認同才可能得到肯定。但是,消除社會不公等於是進行革命的工作卻又加到教師的身上,Giroux主張教師要成為Gramsci所說的「有機的知識份子」,對社會進行改革,以創造有利的教學環境。

  而Henry A. Giroux和Peter McLaren的對象是中小學生,要改變社會的責任就落到了教師的身上。Giroux著有《教師作為知識份子》( Teachers as intellectuals : toward a critical pedagogy of learning)一書,教師不應只是「教書匠」,不是技術人員,教育也不是中性的。他指出學生學習失敗常起因於社會的不公平。因此,要先肯定學生的特質,幫助他們的認同,並致力於消除社會的不平等。教師的角色就類似一個社會的改革者,即轉化型的知識份子。在課程實踐上,要重視學生的聲音與故事,把課程當成是師生在經歷一個的未知旅程,並強調各種經驗的重組與體驗。
  Freire是以巴西的成人教育做基礎,要求受教的成人起來改變這個社會。老師的角色只是在提昇他們的反抗意識。Apple要教師成為Gramsci所界定的「有機知識份子」(organic intellectual),要積極對抗霸權。Gramsci將知識份子分成傳統的(traditional)與有機的(organic),傳統的知識份子自以為是獨立、自主的,事實上卻是保守的,是支持現有的政權。Gramsci認為所有人都可以是知識份子(也包括女性),但並不是每個人都具備知識份子的功能。McLaren對教師角色的界定是「作為社會和道德媒介的老師」。Giroux對教師的期待則是:

  轉化型的知識份子需要去發展一個論述,能將批判的語言和可能性的語言結合,因此,做為社會的教育者(social educator)才能夠承認到他們是有能力來改革的。要這麼做,他們必須指出學校內及整個社會在經濟、政治和社會上的不平等。同時,他們必須去創造出一個情境,讓學生有機會變成一個公民,有知識和勇氣來抗爭,排除失望並使希望成真。此一任務對社會教育者看起來是非常艱難的,但確是值得盡全力去奮鬥。不這麼做等於是拒絕了社會教育者承擔轉化型知識份子的角色。(Giroux, 1988:128)

  當教師被要求扮演像革命家的角色之後,如果政府不同意他們所要抗爭的目標,不管老師能否達成這種崇高的任務,筆者看不出有那些公立學校會允許這種老師的存在。扮演這樣角色的負擔也太沉重了!

參考資料:

Giroux, Henry A. (1988). Teachers as intellectuals: toward a critical pedagogy of learning. Introduction by Paulo Freire, Foreword by Peter McLaren. London: Bergin & Garvey.

教師做為轉化型知識份子

teachers as intellectuals

teachers as intellectuals 進行詞彙精確檢索結果
出處/學術領域 英文詞彙 中文詞彙
教師做為轉化型知識份子 進行詞彙精確檢索結果
出處/學術領域 中文詞彙 英文詞彙

引用網址: